一个混在京城的中东人:王子还是骗子|真实故事

admin
作为一个年收入百万的金领,阿禾是幸运的。他在北京做金融经纪人,多年从事海外并购的信息中介。如果海外资产要出售,阿禾得到消息后会帮助寻找合适的国内企业。他的主要职能是调解和撮合。

他也很不幸。她患有强迫症和焦虑症,每天都在和自己作斗争。长时间伏案工作,鞠躬,姿势似乎很难扭转。整天忧心忡忡,38岁的我看起来像个小老头。肯定是职业病,但七位数的金钱奖励和巨大的成就感带来的强烈快感,足以指使他坚持下去。

“后来尽职调查由专业人员和机构跟进,防止欺诈主要依靠他们。但是,我不得不强迫自己去琢磨细节,去演绎沙盘上的大框架。我总是担心哪里有瑕疵,担心最后逃不掉损失。”

海外并购堪称商业交易中的皇冠。能做这种生意的人至少是百万分之一,虽然他们很少,因为99%的人在第一步就被难倒了:

如何获得可靠的项目资源?

用不介意跟别人分享自己的方法论,毕竟门槛就在那里横着:

“既然出现了海外并购,我们就得在国内外混圈子。如今,没有可靠的方法来推回和抓取大数据。还是得靠圈子。”说到“圈”的时候,音量明显压抑,这似乎是尊重的禁忌。

这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涉足的圈子。

去年夏天,兰叔叔找到阿禾,说他正在为一个中东石油和天然气项目寻找买家。两人都曾在某著名评级机构从事客户开发工作,阿禾是他的直接下属。兰叔有真本事,祖上的影子可以依靠。他行事犀利干脆,双方消息灵通。

“业主各方面都非常可靠和干净。现在,领先的阿拉伯人姓XXX。还不寻常……”兰叔卖了个关子,闭目养神,等他们反应过来,老上级火了。

XXX?是王子吗?脸上抽搐着。中东LPG项目离不开王室,王室是君主专制。XXX是石油天然气并购领域或中东政商圈的皇室姓氏。他在业内的这些年,见过不少国内外的高层人士,有的自诩为某国总统的中国私人顾问,有的亲自担任企业顾问,有的自诩为“苏丹”和“埃米尔”是自己的亲戚,总是真假难辨。

跟没继续追问,兰叔不置可否。他的声望和过去的职业经历使他不得不认真对待这个消息。代表中东卖家销售高质量油气资产的项目是不可避免的。他仔细询问了细节,决定接受订单并尝试一下。海外并购前期,有三点把握的项目值得推广。

当舒兰被恭恭敬敬地送走时,他扭着脸叫来了合伙人贾宗。

“一定要查一下XXX王室这几年在中国的活动记录。如果它确实有自己的东西,推广价值仍然存在。”现在学习,现在销售。再学习一下舒兰传达的信息。贾总是表示出兴趣,并立即跟进。

一周后,贾先生联系阿禾,建议阿禾组织局。双方首先要看市场,选择位于金融街的办公室。

会议当天,阿禾特意梳了一个大油头,穿着隆重。贾总是安排地面停车位,欢迎客人。首长们在等XXX王子一行。

XXX王子比预定时间晚到了15分钟,符合中东王子的风格。兰叔叔不知从哪里借了一辆库里南,亲自把贵宾带来了。打开迎宾门,阿禾发现王子没有带随从,一个人跟着兰叔出去了。这个细节有些不寻常。按照他对中东权贵的认知,白袍加身,一边前呼后拥。目前,所谓的XXX王子戴着浅棕色的太阳镜,穿着条纹西装,打着领结,穿着牛津鞋。唯一符合中东特点的就是他的五官和胡子。

“只是看着那张没有被认出来的脸,我觉得他们看起来都一样。我们搞不清他是哪个XXX家的。不好意思,不能当面提问。”

回想起来,阿禾觉得自己不仅有焦虑症,还有跨种族的认知障碍。贾先生事先收集了一些XXX家的照片和视频,研究了很久,毫无意义。

简单寒暄后,双方按规矩在宽敞的会议室坐了下来。兰叔陪着XXX坐在一头,而阿哈先生和贾先生以及他下面的几位董事坐在另一头。说阿拉伯语的导演以阿拉伯语开始。但是XXX王子举手了,用一种听起来像咬舌头的口音来表达英语更方便。另外,他一路上都没有摘下墨镜。

“整个会议都在云里雾里。我对这个项目一无所知。不断暗示他的背景,和他合作可以减少很多弯路等等。”

与这种互动是无聊的。但由于对方背景突出,带来的项目很有吸引力,贾先生表示愿意跟进。比如会后双方在公司LOGO前合影,然后举行工作午餐。兰叔叔声明太子另有要事,不肯拍照,不肯吃午饭,匆匆离去。

他和Ahija消化了几天,联系了其他一些内部人士。我还是想不通中国XXX家庭的成因。相反,有些照片是在媒体上拍摄的,个人的脸看起来越来越像王子,但他们不确定。兰叔依旧不置可否,只说人家地位显赫,项目真的很公平。

贾总是建议冷静一段时间,看看对方能不能站起来。

果不其然,几天后,王子又通过兰叔见到了阿禾。这一次,王子提出深夜去凯瑞中心的酷吧。啊,准时到了。这次,和往常一样,孤独王子又迟到了15分钟。单独见面,双方都轻松了很多。王子还戴着浅棕色的墨镜,用力握手,从一开始他的力量就下降了。

王子落座后,服务员上前问他们两个点什么。因为他点了一杯不含酒精的鸡尾酒开车。轮到王子时,他没有回头。他点了醉人的长岛冰茶。这个细节让他们心里咯噔一下。之前有一个家伙在海外假扮沙特王子,长期诈骗诈骗,出没名人圈。然而,他在与美国房地产大鳄共进晚餐时点了猪肉,暴露了自己的踪迹。按照道理,中东人是不允许喝酒的。

似乎看出了王子的犹豫,主动解释:

“没那么严格。在那种环境下,你可以喝一点。”

在Ahh恢复之前,王子再次叫来了服务员,要了一支双皇冠大小的科希巴雪茄,并加了一杯朗姆酒。看着他用喷枪加热雪茄的技术,啊哈又呆住了。那里的人不抽烟吗?

“我喜欢晚上出来。习惯吧。中东白天太热,我们都喜欢夜生活。”

王子激动地用大舌头英语描述了他在迪拜、阿布扎比和多哈的奢侈经历。这些地方虽然去过阿和,但是完全出不来。他只觉得自己在中东见过的达官贵人似乎没那么健谈。王子也非常放肆地盯着酒吧里的美女。如果人们回头看对方,他们甚至会嘻皮笑脸地迎接他们。

“我们能去项目现场检查一下吗?或者,至少把油田区块的信息……”他冷静下来,再次把话题拉回到项目上。

“我不欣赏你们中国人。总是三言两语就谈工作。我们喜欢先交朋友!有了友谊,事情就更好办了!明白吗?!"

透过浅棕色的镜片,阿荷明显注意到对方眼神中的不耐烦,不得不陪着她的笑脸。王子平静下来后,他改变了语气,称赞了一句:

“兰叔叔看得起你。”

兰叔叔?耶!既然是舒兰介绍的,以后找他对接就好了。继续一搭没一搭地应付,心里有了主意。王子开始把话题转向中国女性,对她们的外貌和女性气质赞不绝口。听出他话里有话,啊哈走过去,主动提出帮对方找个中国女朋友。王子听到这个消息时,被雪茄呛住了。

聊了几个小时,王子开始玩手机。得主动买订单,心里喊着这鸡贼王子,你让我让我买单?

第二天,啊直接去了兰叔家。进小区的时候特意去了一趟地下室,发现蓝叔的车位老老实实停了八代的老雅阁。以前得瑟的库里南呢?看来舒兰也相当原地踏步。

寒暄几句,开门见山,把几个接触疑点的全部真相说出来。

“俗话说,自古以来,无情的是皇族。”兰叔叔打开电视,把手机上的一些信息放在屏幕上,开始说话。

在他口中,XXX王子在众多孩子中备受推崇,被其他王室成员排挤。舒兰指着屏幕上的一张照片,非常肯定地告诉埃赫,最后一排有胡子的男人是某某。

“为什么我看起来不像?”靠近仔细辨认,但像素这么高。兰叔叔皱起眉头,提高了声音:“为什么不是他?!显然是!你!强迫症还没治好?”

用不着争辩,静静的等着兰叔慢慢道:

“某某王子出生于海湾战争期间。为了避免战争和家庭矛盾,他被家臣带到欧洲,在比利时长大。阿拉伯语不是很流利,但法语和英语更流利。”兰叔叔继续展示了几张XXX王子和一些高级但身份不明的人的照片。在他的描述中,这些人既富有又昂贵,其中许多人是欧洲皇室成员。

“不过,要证明他们是王室成员,他们需要单独接受调查。很有可能他们是皇室成员,拍了一些照片...这不是逻辑的无限循环吗?”带着难以忍受的附和道。

兰叔有点不爽,这分明是在质疑他的识人能力。他问:

“合并过程中哪一步王子可以骗钱?”

“很多骗子可能不会骗钱,但主要是骗吃骗喝,行骗,周游世界,过着人们敬仰的盖茨比式的生活。”谈阿和的海外例子。最后,他抛出了一个击败舒兰的拙劣点击问题:

“你是怎么第一次认识他的?”

“没有...你提到了...看来他年初参加油气论坛的时候,主动跟我搭讪了……”兰叔张着嘴愣住了。所谓的王子和自己坐在第二排的贵宾席,主动和自己交换名片。茶歇时,他想起王子跑到讲台上摆了几个演讲的姿势。会后,来自东道国的几位阿拉伯客人与中国客人合影,王子也加入进来。这一切,兰叔都看在眼里,当时看来自然又贴切。现在回头看,真的显得突兀,不协调。

“他的名片上有地址!”兰叔拍了拍大腿,翻出名片。随手立即给贾拍了一张照片,让他协助调查。然而,一个小时后,贾先生打来电话,说北京和中东的地址是真的,属于XXX家。现在大家又傻眼了。

“地址是真的,印名片不代表他是真的。”兰叔叔第一次回过神来。他命令他立即去这个地址。

同一天,根据地址,舒兰不好意思开着老雅阁去东北四环边的别墅区。

别墅里有一家对公众开放的酒店。他们冒充食客进入别墅区,径直走到目标楼前。门旁的石墙上镶嵌着一块金属牌匾,上面清晰地标注着这是XXX家族组织在中国的代表处。到了前面,两人又犹豫了。这样冲进代表处,万一王子是真的,他的来访太不合理了。

最后,舒兰编了一个业务标题,走进去与前台交谈。很自然地把话题转到王子身上。接待员看了看手机上的照片,但不确定王子是不是代表处的。

兰叔叔没有屏住呼吸,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:

“你这里有王子...正确...?"

接待员白了他一眼,没好气回了句:

“你是谁?找王子?!"

兰大爷气得差点炸了,忍着性子咬着牙说:“我姓兰!的兰...兰陵大侠的兰!”

接待员的傲慢显然要小得多:

“哦...几位中东高管。过来吧。谁知道哪一个是谁?”

兰大爷接着报了一长串中间有几个名字的名字。接待员点点头回了句:

“对,对,好像是这个名字。”

“跨种族的阅读障碍是真实存在的……”Akhe捂着脸,很无奈。前台不可能完全掌握代表处的组织架构和人员,更不可能掌握高级管理层的身份。到目前为止,即使你来到你家门口,XXX王子的身份仍然是个谜。不管有多紧急,他们都不能站在大楼外面,试图喊出王子。此方法无效。

说完悻悻地回到办公室,越想越觉得这个项目火热,跟贾总讨论搁置才是最稳妥的。因为他在办公室,所以他顺手打开了邮箱,为一些琐事做准备。突然,他在收件箱里发现了一封标题为“请求紧急业务关系”的英文邮件。这种耸人听闻的电子邮件通常是欺诈性的垃圾邮件。平时用不用看直接删除。然而今天,领带打开了它。

我是尼日利亚被通缉的前高级官员。准备以你的名义转账几千万美元出国。为了表示感谢,我会给你总金额的10%作为奖励。但是,现在你需要几百块钱开户,需要提前付款…

总之,他收到了一封国际知名的“尼日利亚骗局”邮件。

看完邮件,一个激灵让他不寒而栗。海外骗子?上帝对自己有警觉吗?但是,现在回想起来,似乎王子从来没有提到过钱。即使是商业问题也很无聊。

他的身份是真是假?我觉得我被这个问题弄疯了。这两年不好,能代表卖方的优质海外M&A项目不可避免。万一它完成了,它会冷却一段时间。患得患失的强迫症和焦虑症再次发作。当我跑到贾的综合办公室投诉时,啊哈感觉他的心理快要崩溃了。

“或者干脆,托人去问他们在中国的大使馆?绝对没有错。”

贾安福啊赶紧做了安排。他坚持要亲自去大使馆,强迫自己的思想上上下下,没有亲眼听到确切的答案。这个问题至少会困扰他四分之一。

几天后,阿禾如约来到某国驻华大使馆,穿上代表来访者的V型胸甲,满怀心事地被领到会议室。在答案揭晓之前,他的脸色看起来很糟糕。

面对该国商务处的代表,阿赫首先谈到了自己之前工作过的中东项目,随后又岔开话题,提到了某某王子带来的项目,并表示愿意迂回核实自己的身份。

“什么?XXX王子在吗?我没有收到通知。”代表一脸狐疑。

抓住机会在手机上传递照片。代表端详半晌欲言又止,沉吟良久,留下一句:

“这个人的脸和发型很像我们的一个王子。然而,他戴着太阳镜...我必须问我的同事他是否会来中国...涉及王室的问题,需要协调,需要一些时间。”

随着急了,心跳加快,不耐烦地提高声音:

“你的王子喝酒抽雪茄吗?!"

“你在胡说什么?!这是什么问题?太多了!”代表怒不可遏。

当我恢复理智时,我意识到我很粗鲁。你不应该告诉中东某国大使馆的中东外交官“王子喝酒抽雪茄”。他挤出一个笑容,连连向代表要陪不。

“但是...不能排除一些长期在国外生活的王子有这样那样的习惯。这是非常私人的事情,我不能肯定地说……”中东人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,就是要平复情绪,分析情绪。

听他们心跳加快,勉强站起来感谢代表匆匆离去。站在使馆外,看着一个个长着络腮胡子,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进进出出,似乎各种老问题同时发生,他就要倒下了。

失去理智的阿禾回到办公室,搜索了很多“假王子”等关键词,看到了很多可笑的案例。看起来越来越焦虑。但是,为了缓解焦虑,我想多看一些,从而巩固自己的决心。最终,这个所谓王子主导的油田项目连领导的身份都无法确认,最终被放弃。

在去年的晚会上,每个人都回顾了整件事,觉得看起来漂亮又好看的东西不能让他们兴奋。对“神秘背景”的无休止渲染,对“权力”的依赖和想象,对财富的盲目贪婪,很可能只会给你搭起一个舞台,让你保存自己的剧本,自娱自乐。

饼,都是画给那些最没能力得到它的人看的。蛋糕是为那些最得不到的人画的。

策划编辑| |罗贝贝

布局| |王建宇

足球|发型|富裕家庭| Shiba Inu

不到180条| 10个不良穿衣习惯| 46条穿衣规则。

皮鞋鉴定|买法拉利|威士忌|空妹子。

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有侵权或对版权有疑问,请通过电子邮件联系于坚@宜川. rocks。我们会尽快处理,谢谢。


Powered by 快播国产精品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版权所有